周XD等申请指定监护人案

关键词:

    当事人直接申请法院指定   指定监护人原则

裁判要点:

《民法总则》施行后,当事人对监护权有争议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直接申请指定监护人,而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应侧重亲情的修复和感情的维系,进而最大限度的维护被监护人的利益。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

基本案情:

申请人称:

申请人周XD称,被申请人符XP系母亲,申请人系次子,父亲周T于1999年1月去世,父母共有五个子女,包括长子周XF(已于2000年5月去世),长女周YL,次女周YQ,三子周K。近几年来,被申请人的老年痴呆症越来越严重,生活不能自理,2015年11月被法院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兄弟姐妹间的矛盾,母亲的工资卡被银行冻结近3年。自2015年至今被申请人一直由申请人周XD照顾,期间的生活费、房租、保姆费、营养费、衣着等一切费用均由周XD垫付。在如皋市技工学校和如皋市老干部局的召集下多次协调监护问题,因周K一人反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现母亲生活无着落,无法享受其离休干部的待遇。为让母亲尽快过上正常人的晚年生活,请求法院指定申请人周XD为被申请人的监护人。

申请人周K称,其与被申请人系母子关系。本人申请作为母亲的监护人,理由如下:1.我是最小的儿子,与父母一起共同居住生活十几年。父亲生前嘱咐我将来好好照顾母亲。2.父亲去世后,母亲遭受打击,做事丢三落四。家中大事小情均是周XD操办,周家财产存在严重遗失情况。3.2008年至2014年期间,被申请人由我单独照顾,工资卡也由我保管。在我照管下,母亲的生活得到很大的改善,过着幸福美满生活,受到周围群众和两个姐姐的肯定。4.2015年5月,二哥周XD与大姐串通将母亲从我处私自接走并拒绝送回,并将母亲到处躲藏。兄弟二人产生极大争议,此后由周XD负责照顾母亲,事实上母亲未在周XD家赡养一天。综上,周XD对母亲的所作所为是践踏法律道德及人性的底线。申请人周K要求作为母亲的监护人照顾被申请人的生活起居,管理好被申请人的财产。

申请人周YL称,其与被申请人系母女关系,是大女儿,有责任有权利做监护人,照顾母亲晚年生活。鉴于母亲年纪太大,不利于到处走动,其习惯于在如皋生活,申请人顺着母亲的生活规律,去如皋照顾母亲。因目前申请人本人身体不好,但是可以委托他人去照顾老人生活。

申请人周YQ称,其系被申请人的二女儿,排行老四。目前母亲患有老年痴呆症,生活上基本不能自理,需要监护。作为子女有责任、有权利做监护人照顾母亲的晚年生活。理由如下:1、本人于2017年5月在南通大学教授岗位办理了退休手续,现家庭一切稳定包括经济及子女家庭工作。2、父亲去世后,母亲在如皋靠周XD、周K照顾,后因家事财产遗留问题产生矛盾,兄弟二人水火不容。兄弟姐妹及被申请人单位多次调解均无效果,导致2015年被申请人的工资被有关部门冻结无法使用。近几年,被申请人的生活费用支出靠次子周XD垫支。3、根据本人目前的情况完全有能力、有时间、有精力照顾母亲。鉴于母亲年纪太大,为了确保母亲安度晚年,母亲也习惯于在如皋生活,申请人可以按照她的生活习惯在如皋安置其晚年生活。

被申请人述称:

被申请人符XP代理人技工学校陈述,1.被申请人系如皋市技工学校离退休人员,符XP该享受的离退休待遇本校均按时发放。2.从2006年开始,如皋市技工学校以及如皋市老干部局进行多次调解符XP的监护人问题。但因兄弟姐妹之间的矛盾较大,到目前为止并未得到解决。被申请人在2015年被如皋市人民法院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确实需要有人代为行使民事权利。3.关于监护人的确定,不论确定共同监护还是指定一个人监护,被申请人的四个子女均应承担起对被申请人赡养的责任。被申请人是93岁的高龄老人,作为子女首先应考虑的是父母的利益,实际最害怕的应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情况,应该让被申请人做到安享晚年,其乐融融。

法院经审理查明:申请人系被申请人子女。被申请人符XP与丈夫周T生有三子两女,分别为长子周XF(已故)、长女周YL、次子周XD、次女周YQ、三子周K,均已成家立业。符XP的父母均已经去世,周T于1999年病故,长子周XF于2000年去世。被申请人符XP系如皋市技工学校离休职工,两个女儿均在南通工作、生活,现已退休,两个儿子均在如皋工作、生活。子女成家后,被申请人一直单独居住,由保姆负责照料生活。自丈夫与长子相继去世后,符XP精神受到打击,智力状况严重下降。2006年被申请人所居住房屋被拆迁,周XD擅自动用拆迁款6万余元开设账户投资炒股。 2008年4月开始,兄弟二人协商轮流照管被申请人,但因周K认为周XD侵占周家财产双方发生争议,该项计划未能实施,此后申请人周K单独照管被申请人,保管并支配被申请人的财产等。2014年10月,申请人周K将被申请人接回其家中进行照料。周K负责照料期间,其中有两年春节因女儿回国,家中无法居住,让符XP跟随保姆回家过年。周K同时认可2008年至2010年期间被申请人存在被开水烫伤住院、被汽车撞伤住院治疗及数次走失事实。

 2015年5月,申请人周YL以同学聚会需见母亲为由,将被申请人从周K家中接出,后被周XD接走未再送回,兄弟二人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并打起了多场官司。2015年经如皋法院判决,宣告符XP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审理过程中,周XD将符XP的工资卡挂失,因与周K之间争议工资卡一直未能补办。自2015年5月至今,被申请人符XP的生活起居由申请人周XD照料,费用由周XD垫付。期间,申请人周XD以有家事处理,不便照料被申请人为由,将符XP分别送至他人家中寄养照料一年多时间。自2016年12月被申请人被周XD安排租住在如皋出租屋内,与保姆一起生活至今。

另查,2006年至2016年期间被申请人的单位如皋市技工学校多次组织调解,虽曾形成一致意见,但因申请人不按协议执行等原因未果。

又查,符XP工资由2007年每月2600元左右逐渐上涨至2017年每月8661元,每年按照13个月计发工资。另享受本市高龄老人政府补贴、离退休干部其他补贴等相关待遇。

审理中,本院释明后,申请人周XD及周K均对自身的错误行为有了清醒认识,向本院书面具结悔过,承认分别照管母亲期间存在过错,并承诺将母亲的拆迁款如数返还。

裁判结果: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9日作出(2018)苏0682民特XX号民事判决,指定周XD、周K为符XP的监护人。宣判后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中,被申请人符XP年事已高,且自2007年生活无法自理,需要专人全天照料。2015年11月,经其成年子女申请,本院认定为其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故被申请人需要有监护人代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而被申请人的父母、配偶均已去世,其四位成年子女即本案的四位申请人为其第一顺位的监护人,因无法协议确定监护人,现申请法院指定,符合法律规定。

    被申请人罹患老年痴呆症,与人无法正常沟通交流,出现记忆力丧失、无法辨认来人等相应症状,确需监护人进行监护,现四申请人均申请作为监护人,本院根据审理查明事实,结合证据,综合判断申请人是否具备监护人资格:

申请人周XD具备监护人资格。一,自2015年5月至今负责安排被申请人的生活起居并支付相应的费用,履行对母亲符XP的赡养义务;二,虽然在2007年被申请人精神状况有所下降的情况下,私自带被申请人开设账户用拆迁款进行炒股,收益归其所有,后在其他申请人发现后才将事实说出并承诺将该部分款项如数交出,作为被申请人财产或遗产进行处理。2015年至2016年期间,周XD将被申请人完全送至他人寄养,对被申请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不利的影响。但经本院释明后,已有深刻的认识,并诚心悔过,本院确认其具备监护资格。

申请人周K具备监护人资格。一,2008年至2014年期间,周K曾负责照料被申请人,代为保管申请人的财产,用于支出被申请人的生活费、保姆费等相应费用,并与被申请人共同生活大半年时光,负责照料被申请人,履行了对母亲的赡养义务;二、虽然在安排被申请人生活和管理财产过程中,被申请人相继发生重大意外事故,导致被申请人受伤并住院治疗,未充分履行监护义务;且至少两个春节由保姆将被申请人带回家,存在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损害被申请人的身心健康行为,但经释明后,已有深刻认识,并诚心悔过,本院确认其具备监护人资格。

关于申请人周YL及周YQ,虽庭前向本院提交申请,但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视为其放弃监护申请处理。此外,两申请人长期在南通生活居住,被申请人已长期适应如皋生活,两申请人照顾较为不便,同时申请人周YL患有重疾,自身尚需他人照料,难以胜任监护人的监护责任,申请人周YQ因子女原因,在深圳为子女照看小孩,本院多次通知其到庭调解,均以照顾小孩为由拒不到庭,对被申请人的生活及处境等无暇顾及,均不宜作为被申请人符XP的监护人。

综上,被申请人患有老年痴呆,长期与保姆生活在如皋,已经形成比较稳定的居住生活习惯,申请人周XD、周K系被申请人之子,长期稳定生活在如皋,对被申请人的照顾、看望均比较便利,从之前照料护理被申请人的情况看,两人均对被申请人付出了自己的心力,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损害被申请人合法权益的情形,但其在本院释明后均能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出具书面悔过书,保证今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本院从利于符XP今后的生活和护理照料的实际情况出发,认定申请人周XD、周K可以担任被申请人符XP的监护人。监护期间两人如为了维护被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任一监护人均可以代理被申请人提出主张;但如若需要处分被申请人的财产等情形时则需要两位监护人的共同意思表示。

案例注解:

本案系无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的监护人指定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应从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进行指定。

1.法律层面。被申请人因受丈夫和长子相继离世的严重打击,精神状况也每况愈下,2007年开始生活完全无法自理,被诊断为老年痴呆。2015年被法院宣告为完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其系离休干部,有较为优厚的工资收入,其财产需要人代管,而四个子女之间因长期的家庭矛盾,使得老人的监护人问题不能确定。《民法总则》实施之前,当事人对监护权有争议的,需由精神病人所在单位或居委会、村委会在近亲属中指定。对指定不服的由人民法院裁决。而《民法总则》施行之后,当事人对监护权有争议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直接申请指定,这也是该案的来由。对照法律的规定,本案中被申请人的四个子女均有监护的权利,事实上也是由生活在如皋的两个儿子一直履行监护义务,只是因为2015年的一件事情使得兄弟二人产生矛盾,老人的工资卡被银行冻结,老二用自己的退休工资一直垫付着老人的赡养费用。这也说明了老人的两个儿子事实上具备监护的能力,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经过法庭的教育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错误和对监护人义务存在的误区,及时悔过。所以判决两个儿子共同监护也是有法律依据的。

2.社会效果。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家风是社会风气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指出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无论经济社会如何发展,对一个社会来说,家庭的生活依托都不可替代,家庭的社会功能都不可替代,家庭的文明作用都不可替代。人民法院是处理家事案件的终极机关,也是各类家事矛盾纠纷的聚集点,所以家事法官在处理家事案件中更要注重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双重作用。起诉到法院的家事案件更多的是家风建设的缺乏及亲情观念的淡薄,本案中的四个子女之所以十多年在老人单位的主持下一直未能就老人的监护人达成一致意见,正是源于上述原因。通过本案的前期调查了解和法庭庭审,家事法官内心产生了极大的纠结,虽然老人什么人都不记得,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但惟独她的两个儿子她却记得清清楚楚,对于两个儿子也表现的非常依赖。所以如果撤销了他们的监护权,想必老人见儿子的机会越来越来,如果仅仅指定其中一个,也会使得他们之间的隔阂进一步加深或者为老人的赡养互相扯皮,均不会取得较好的效果。所以在考虑到老人的护理照料及晚年生活的幸福指数的前提下,在两个兄弟出具书面具结悔过书之后,最终法院判决了兄弟二人共同担任监护人。判决后,法官们继续组织兄弟二人进行调解,解决老人监护的具体问题,形成协议,并对协议的履行情况进行回访。至目前为止,老人的监护问题已经得到彻底解决,老人也在兄弟二人的监护之下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以上举动引起了央视媒体的关注,夕阳红栏目组专程赶到如皋拍摄五天,并在社会与法频道播出该案,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反响。至此,本案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综上所述,家事案件处理时应注重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侧重亲情的修复和感情的维系,以引领当事人树立正确的“三观”为裁判导向,传承优良家风、共建和谐社会,在案件中引导当事人形成尊老爱幼、团结友爱的家庭氛围,处理家事案件时以调解为主要工作方法,以理服人、以情感人,最终达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做到案结事了。


如皋法院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如皋市人民法院

Copyright (C) www.rg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