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观意向在劳动关系确认中的判定

【基本案情】

2015年3月11日左右,原告经其姐夫李某某介绍找到马某从事装卸工作,每天至马某家中报到,然后跟车至如皋XX塑胶公司拉该公司做地垫的塑料泡沫脚料返回马某家中,用于制造塑料颗粒(制造塑料制品的原材料)。2015年3月19日,原告在XX塑胶公司装运货物时不慎摔伤。

2015年5月13日,原告张某某作为乙方与马某作为甲方签订一份协议,载明:“甲方:马某,身份证号码:……。乙方:张某某,身份证号码:……。因甲方雇佣乙方从事搬运工作时,乙方不慎摔伤,就乙方受伤赔偿事宜,在双方村里书记调解下,经双方友好协商,达成如下一致意见:一、除甲方此前已经支付的四万余元医疗费外,再由甲方赔偿乙方全部损失(该损失包括但不限于后续医疗费、残疾赔偿金、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合计人民币贰拾伍万元整。二、甲方所支付的赔偿金分两次付清,第一次于本协议签订后五日内支付人民币十五万元,第二次于2017年5月1日前付清全部余款十万元。……。三、甲乙双方一致确认本协议生效后,除本协议约定赔偿金外,彼此之间不再存在任何争议,不再存在任何权利义务关系。乙方不得向甲方主张除本协议约定外的任何权利,否则须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十万元整。四、……。五、本协议一式四份,双方当事人签字捺印后生效。双方当事人及见证人各执一份,由双方当事人所在村的村书记担任本合同的见证人。……。”协议落款处甲方栏由马某签名捺印,乙方栏由张某某签名捺印。2015年5月18日,马某将150000元汇给张某某。

另查明,被告XX电商公司设立于2014年7月23日,经营范围为网上销售塑胶制品、玩具、鞋子、帽子、服装。

2016年5月17日,张某某向如皋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张某某与XX电商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016年7月4日,如皋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裁决:不予支持张某某的仲裁请求。2016年7月22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确认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案件焦点】

张某某与XX电商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裁判要旨】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劳动,由用人单位给付报酬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原告主张与被告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被告予以否认。对此本院认为,原告经其姐夫李某某介绍找到马某从事装卸工作,每天的工作流程为先至马某家中即如皋市X镇X村13组44号报到,然后跟车去XX塑胶公司装运用于生产塑料颗粒(制造塑料制品的原材料)的物品返回马某家中,接受马某的指挥管理。但此期间马某对原告的指挥管理不能表明系马某以被告XX电商公司的名义对原告进行的指挥管理。因为:1、原告称其去上班时并不知晓被告XX电商公司的存在,原告系冲着马某造塑料颗粒的厂去上班的,并陈述其于2015年5月13日签订协议后才知晓XX电商公司存在,即原告主观上并无与被告建立劳动关系的意向,从原告陈述的其是冲着马某造塑料颗粒的厂去的,表明原告提供的劳务指向的接受劳务一方并非被告XX电商公司;2、XX电商公司设立于2014年7月23日,经营范围为网上销售塑胶制品、玩具、鞋子、帽子、服装,而原告所从事的工作为装运制造塑料颗粒的物品,即原告所从事的工作并非XX电商公司业务的组成部分,客观上,原告提供的劳务所指向的也并非被告XX电商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3、XX电商公司登记的住所地为如皋市X镇X村12组18号,马某的住址为如皋市X镇X村13组44号,原告的工作是先至马某如皋市X镇X村13组44号的家中,而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实XX电商公司的实际经营地为如皋市X镇X村13组44号,即原告每天报到工作的地点并非被告住所地;4、原告与马某于2015年5月13日签订的协议中自始至终并未提及XX电商公司,且明确了为马某雇佣原告从事搬运工作时原告不慎摔伤。综上,依照现有证据分析判断,招用原告进行工作的并非XX电商公司,原告实际接受管理、指挥或者监督的亦非XX电商公司。此外,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或用工协议以及被告为其缴纳社会保险,原告又未能提供与被告建立劳动关系的其他凭证,诸如“工作证”、“服务证”、“工作服”等。对于张CX的证言、李某某的录音,因张CX为原告的父亲、李某某为原告的姐夫,与原告存在亲属关系,真实性本院难以认定。故原告主张确认与被告XX电商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诉求,缺乏证据支撑,本院碍难支持。据此,如皋市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驳回张某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本案的争议焦点张某某与XX电商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而认定劳动关系的主要依据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在人格上、组织上和经济上是否具有从属性。另外,劳动者在职业选择时具有一定的主观指向,即劳动者意欲选择哪个单位、哪个职业从事工作,在此基础上,再审查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根本性要素。所以,判断劳动关系的根本性要素即是否存在从属性前,应审查劳动者择业的指向。

就本案而言,一审法院查明了张某某在提供劳务时并不知晓XX电商公司的存在,原告就业的指向为XX电商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凑办的造塑料颗粒业务,同时一审法院查明了XX电商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网上销售塑胶制品、玩具、鞋子、帽子、服装,亦审查了张某某从事的工作为装运制造塑料颗粒的物品并非XX电商公司业务的组成部分,据此可以判断原告提供劳务的主观指向接受劳务的一方并非XX电商公司。故不能认定张某某与XX电商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当前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一人或某一组织开办多个经济组织从事不同经济活动的现象多有存在,开办人或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招用的人员不当然为某一经济组织的劳动者,在判定招用的人员与其中某一经济组织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时,审查双方之间是否存在隶属性关系为根本,但亦应审查招用的人员择业的主观意向。


如皋法院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如皋市人民法院

Copyright (C) www.rg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