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辆侧翻死亡与道路管理人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基本案情】

2015年4月1日12时左右,薛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沿如皋市A镇B村东西路由东向西行至四组路段,电瓶三轮车翻倒,致薛某某当场死亡,电瓶三轮车损坏。如皋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因无法查清事故发生的原因,于2015年5月13日出具《交通事故证明》。薛某某持有E类机动车驾驶证。

2015年4月1日,经如皋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尸体检验表明,薛某某死亡原因符合交通事故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2015年4月10日,经南通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物证鉴定室出具通公交物鉴(化)字〔2015〕0965号理化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表明:在薛某某的血液中未检出乙醇成分。2015年4月10日,南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车辆属性认定部门对薛某某事发时驾驶的“宇顺”牌电动三轮车进行了车辆属性认定,查明:该车未见悬挂号牌,车辆钢印号未见,电机号未见,由动力装置驱动,有车载可充电蓄电池,有驱动电机,驱动能源来源于车载可充电蓄电池,不具备脚踏骑行功能,仪表盘时速设置范围为每小时0-40公里;最终根据《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认定该车属于摩托车,属于机动车。2015年4月30日,经如皋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对薛某某驾驶的车辆进行痕迹检验,结论如下:被检电动三轮车车体左侧见倒地擦痕;龙头向下变形;右侧仪表盘向下变形伴泥迹附着;车厢右前角见泥迹附着;车体其余部位未检见明显新鲜碰擦痕迹。

事发路段,沥青砼,东西走向,路长776米,路宽4米,于2006年左右建成后经验收合格正式交付使用,属于A镇XX村公路。根据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证明可知,事发时,该路段路面不平整,无标志标线控制。   

【案件焦点】

薛某某所受损害与A镇政府管理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法院裁判要旨】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原告方认为,因事发路段不平整,有大小坑洼,同时路面有大量碎石,从而导致薛某某驾驶车辆经过时失控侧翻造成死亡,但未能举证证明薛某某摔倒死亡是由于碾压事发路面的不平或碎石处,由此造成翻倒。即原告方仅仅是凭借己方的推测,认为薛某某当时可能碾压过路面的不平处,从而摔倒并遭电动车侧翻挤压身亡,且事故的目击证人亦陈述未看到薛某某翻倒的具体过程。第二,从交通事故现场图及照片可以看出,事发路面确有不平整,但并非严重坑洼、高低悬差大;且薛某某摔倒处路面平整,即其电动车倒地与路面接触点不在路面不平处,距路面不平处有一段距离,表明薛某某当时已经安全通过了不平处,也即路面不平整未对薛某某的通行造成影响。第三,薛某某持有E类机动车驾驶证,表明其受过交通法规的教育,具有一定的驾驶经验,对路面常见的不平整现象应当具有处理能力,且事发时正值中午,无刮风细雨等恶劣天气影响路线与通行;因薛某某所驾电动三轮车未悬挂号牌,无车辆钢印号,无电机号,根据《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被认定为机动车,故车辆性能相对更具危险性。综上,虽然事发路段的管理与养护人为被告A镇政府,针对路面不平整现象具有管理职责,但原告方未有充足证据证明薛某某损害的发生与路面不平及被告的管理职责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四原告未能完成己方所负的举证证明责任,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四原告要求被告A镇政府对其全部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如皋市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薛某甲、杨某某、薛某乙、薛某丙的诉讼请求。

原告薛某甲等人不服提起上诉。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薛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在Y路行驶时翻倒死亡,薛某甲等上诉人认为该道路管理人A镇政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则其应当举证证明A镇政府在道路维护、管理上存在瑕疵,且该瑕疵行为与薛琴芳摔倒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根据查明的事实,案涉事故路段路面虽存有坑洼,能够证明A镇政府在道路管理上存在瑕疵,但薛某甲等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薛某某车辆翻倒确系路面坑洼所致。从事发时天气晴好、视线较佳的情况,以及坑洼与薛某某摔倒位置之间的距离等因素,亦不能推断出薛某某摔倒即为坑洼路面所致。车辆行驶中发生翻倒的原因可能是道路问题,也可能是车况问题、驾驶技术问题、个人健康问题等因素所致,亦或是多种因素的结合,仅以路面存在坑洼及薛某某三轮车翻倒两个客观事实,尚不能就此认定两者之间必然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综上,薛某甲等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薛某某因路面坑洼而摔倒死亡,其主张道路管理人A镇政府承担赔偿责任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中,死者薛某某所受损害与A镇政府的道路管理义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是本案的一个难点。在对因果关系进行认定时,不但要根据因果所举的证据判断是否成立因果关系,还要全面分析因果提供的证据是否必然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如认定被告的行为与所受损害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则认定二者之间因果关系成立;如客观事实上,被告的行为并非因果所受损失的原因,则二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侵权责任的认定到此即可,除非法律另有特殊规定。法官应当把重点放在对原告主张导致损害事实发生的被告行为进行符合证据规则的判断,从而判断因果关系是否成立。

纵观上述案例,受害人薛某某驾驶电动三轮车在Y路行驶时翻倒死亡,薛某甲等上诉人认为该道路管理人A镇政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则其应当举证证明A镇政府在道路维护、管理上存在瑕疵,且该瑕疵行为与薛某某摔倒死亡存在因果关系。而根据查明的事实,案涉事故路段路面虽存有坑洼,能够证明A镇政府在道路管理上存在瑕疵,但薛某甲等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薛某某车辆翻倒确系路面坑洼所致。并且,从事发时天气晴好、视线较佳的情况,以及坑洼与薛某某摔倒位置之间的距离等因素,亦不能推断出薛某某摔倒即为坑洼路面所致。车辆行驶中发生翻倒的原因可能是道路问题,也可能是车况问题、驾驶技术问题、个人健康问题等因素所致,亦或是多种因素的结合,仅以路面存在坑洼及薛某某三轮车翻倒两个客观事实,尚不能就此认定两者之间必然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根据证据规则,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不能提供证据或者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对其主张不利的法律后果,上诉人(一审原告)方有义务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方管理道路的瑕疵是导致受害人死亡的原因,如若不然,则要承担相应举证不能的责任。上述人方仅以“事发路段连续坑洼不平,事发路段无其他行人、车辆,不存在他人碰撞的情况,上诉人有理由相信系车辆在正常行使过程中连续碾压坑洼路面造成车辆失控引发的翻到”为由,主张被上诉人赔偿,显然未能尽到充分的举证义务,故法院只得依据证据规则,判决驳回原告诉求。


如皋法院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如皋市人民法院

Copyright (C) www.rg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