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侵权案件中归责原则的适用

基本案情

原告M酒店经授权排他取得在42类服务上使用第3052162号和第3052163号“如家”商标。原告M酒店曾聘请人员于2017年2月18日和2017年3月5日两次至被告F酒店进行住宿取证,发现被告经营的酒店外观装潢及内部陈设中多次使用“如家”文字及服务标识,与原告“如家”横排、竖排注册商标相同。原告认为,被告企图利用原告“如家”品牌的知名度和高品牌价值来推销自己的酒店,引起消费者对酒店经营者和酒店来源的混淆,让消费者误认为被告与原告具有关联关系,以谋取不正当利益。故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在其经营场所和宣传中立即停止使用侵犯原告“如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文字和服务标识;赔偿因其侵权行为致原告的经济损失20万元及因制止侵权而产生的合理费用7068元。被告辩称:被告酒店经营地址之前系由原告租赁开设的如家快捷酒店直营店,后提前解除了租赁合同,原告与房东谈判后以酒店所有设施折价作为提前解约的补偿,同时原告在撤店当天已经将认为需要拆除的包括门头等涉及商标权的设施均自行拆除。后被告与房东签订租赁合同,租赁标的物包括房屋及现存设施。被告于2017年6月已经进行重新装修,现已不存在任何与原告有关的商标物品。

案件焦点

1、被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2、如构成,被告应否赔偿原告的相关损失?

法院裁判要旨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均属于酒店服务行业,被告应当对“如家”品牌的知名度知晓,被告直接接手经营之前的如家酒店,且未进行装修改动,更应当尽到相应的避让注意义务,其在提供同类服务过程中使用标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指示标语和物品,更容易导致公众混淆。被告未经原告明确授权许可,擅自使用原如家酒店遗留物品的行为侵害了第3052162号和第3252163号“如家”注册商标专用权。

关于原告自制的F酒店名片,被告辩称是为了方便顾客打车时知道位置,但名片上明确载明了F酒店地址,被告完全可以将“原如家酒店”字样附于该地址之后,从而避免产生混淆,但被告将“(原如家酒店)”字样位于“F酒店”字样正下方,容易导致消费者产生混淆,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二项规定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社会组织名称、姓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情形,故对此应当认定属于不正当竞争。根据本院现场勘验的情况,现F酒店的经营场所已经重新装修,原、被告双方一致认可原告主张的上述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已不存在,庭审中原告明确表示放弃该诉讼请求,符合本案实际,应予照准。

关于原告主张的相关损失。本案中,一方面,原告作为第3052162号、第3252163号“如家”注册商标的排他许可使用权人,具有妥善使用并加强保护第3052162号、第3252163号“如家”注册商标的义务,原如家酒店与房东蔡静解除房屋租赁关系时在解除合同上约定“乙方有权拆除酒店门头、布草用品等带有乙方酒店标识的可移动物资、设备”,可知原如家酒店明知要保护“如家”商标,但其却将大量带有“如家”标识的物品、指示标语等遗留在原处,未尽到妥善保护“如家”商标的义务,给被告的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存在过错;另一方面,被告在原如家酒店撤店之后立即接手经营,客观上不作为地使用带有“如家”字样的指示标语,但应当在合理期限内予以拆除,且避免使用与自己的品牌不一致的带有“如家”字样的物品,而被告F酒店将带有“如家”标识的指示标牌及物品等同于一般物品,不仅一直延续使用相关指示标语,且将原如家遗留在酒店备品仓库中的相关物品拿出来使用,未能尽到充分的避让注意义务,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据此,如皋市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如皋市F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M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为制止侵权行为发生的合理费用)25000元。

二、驳回原告M酒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1、认定构成商标侵权行为并要求停止侵害适用无过错原则

《商标法》没有对侵犯商标权行为的归责原则作出明确规定,学界和实践中对该问题一直争议颇大。有人将一般民事侵权所体现的“过错原则”顺理成章地作为商标侵权案件的归责原则,而事实上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明确规定了七类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从该规定应该可以解读出我国法律在认定是否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时适用的是无过错原则,即只要行为人实施了商标法所规定的行为,无论行为人的主观状态如何,都可以认定侵权行为的成立,并可要求行为人立即停止侵害行为。

本案中,F酒店客观上确实使用了带有“如家”标识的标牌和物品,无论是否系此前“如家”酒店遗留,只要是F酒店的使用行为未获得授权,即构成侵害商标权的行为,应立即停止侵害。

2、确定损害赔偿责任适用过错推定和过失相抵原则

法律规定的物权之诉适用无过错原则,是否意味着侵权之诉也同时适用?《商标法》未有明确规定,综合知识产权的易受侵犯性及其外部性易扩散的特点,对于知识产权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具体到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应适用过错推定原则作为其归责原则。过错推定原则是过错责任的延伸,它用举证责任分配的倒置平衡了过错原则对权利人举证要求过于严苛和无过错原则对权利人保护过于宽泛的问题。

本案中,F酒店举证证明“如家”的权利人在关闭原如家酒店时,与房东约定了其有权拆除带有“如家”标识的可移动物资、设备,但却将大量带有“如家”标识的物品、指示标语等遗留在原地,放任F酒店在接手后随意使用,足以证明“如家”的权利人在商标权受到侵犯这一过程中,未尽到自我保护的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故依法可以减轻F酒店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

3、商标侵权案件中法定赔偿考虑的具体因素

《商标法》中对于赔偿数额的确定有着明确的规定:1、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2、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3、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4、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等因素综合确定,即通常意义的“法定赔偿”。但是由于实践中权利人和侵权人很难举证说明所受损失及所获利益,所以大部分商标侵权案件赔偿责任的确定,原告的诉讼请求中会直接要求适用法定赔偿,法定赔偿由此成为了法院的首选,大部分判决书对于酌定的情节也只会用“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影响、侵权时间长短等因素,结合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酌情确定侵权损害赔偿的金额”泛泛而谈,一笔带过。

本案在确定赔偿数额时也适用了法定赔偿,但在酌定的情节上予以细化,列举了七种具体的情节,其中包含侵权人所处的位置、经营的面积、具体的经营时间、合理的费用组成等等,最终判决被告F酒店赔偿原告M酒店25000元,给原被告双方予以明示,避免判决的含糊其辞、囫囵吞枣。


如皋法院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如皋市人民法院

Copyright (C) www.rg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