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市人民检察院诉张A、张B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

关键词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缓刑判决生效前  漏罪

裁判要点

对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判决未生效阶段发现漏罪,应当参照适用刑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一、三款,第七十七条、第六十九条。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A于2017年4月至5月间,在南通市p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工作期间,先后3次向被告人张B非法提供含有车牌号码、车辆识别代号、机动车所有人、身份证号码、住所详细地址、手机号码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28624条,含有身份证号码、姓名的公民个人信息49482条,非法获利人民币600元。被告人张B系为实名认证微信号向被告人张A索要公民个人信息。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A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被告人张B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均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张A、张B均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均自愿认罪认罚,可以从宽处理。

被告人辩称:被告人张A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当庭表示自愿认罪,其辩护人亦未提出异议。

被告人张B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当庭表示自愿认罪,但辩解认为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是受其老板欧阳某的要求。其辩护人则认为:1.被告人张B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究竟是自己主动还是受公司安排的职务行为,未能查清;2.被告人张B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事实在前罪缓刑考验期前就已被发现,不能适用刑法七十七条的规定,且被告人在缓刑考验期间的表现好,原判刑罚已执行完毕。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B原系被告人张A的同事,后被告人张B离职。被告人张A于2017年4月至5月间,在南通市p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工作期间,先后3次向被告人张B非法出售、提供含有车牌号码、车辆识别代号、机动车所有人、身份证号码、住所详细地址、手机号码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28624条、含有身份证号码、姓名的公民个人信息49482条。被告人张B系为实名认证微信号从被告人张A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被告人张A从被告人张B处非法获得人民币600元。具体事实如下:

1.被告人张A于2017年4月25日,向被告人张B非法出售含有车牌号码、车辆识别代号、机动车所有人、身份证号码、住所详细地址、手机号码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28324条。同年4月26日,被告人张B微信转账给被告人张A人民币600元。

2.被告人张A于2017年5月13日,向被告人张B非法提供含有车牌号码、车辆识别代号、机动车所有人、身份证号码、住所详细地址、手机号码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300条。

3.被告人张A于2017年5月16日,向被告人张B非法提供身份证号码、姓名的公民个人信息49482条。

案发后,被告人张A、张B自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认罚,签署具结书。

审理中,被告人张A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600元。

另查明,2017年12月25日,被告人张B因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深圳市L区人民法院判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因同案犯欧阳某提起上诉,2018年2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8年4月12日深圳市L区人民法院将张B交付执行。2019年4月11日如皋市S司法所对张B宣告解除社区矫正。

裁判结果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15日作出(2019)苏0682刑初178号刑事判决:一、撤销深圳市L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7刑初3618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张B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的缓刑部分。二、被告人张A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张B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连同前罪所判刑罚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三、被告人张A退出的非法所得人民币六百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宣判后,被告人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张A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张B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均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二被告人均系自首,且均自愿认罪认罚、退出非法所得,决定对二被告人均予以减轻处罚。

关于被告人张B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是否是职务行为的问题。被告人张B及其辩护人认为该购买行为是受老板欧阳某的要求,应是职务行为,但该辩解事实既未得到证人欧阳某的证实,亦未有其他证据佐证,且与被告人张B与被告人张A、被告人张B与欧阳某之间转帐记录不相一致。故对该辩解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是否对被告人张B撤销缓刑数罪并罚的问题。本案的犯罪事实,系判决宣告后缓刑考验期满前发现的,未能依法并案处理的漏罪,应当参照刑法规定,撤销缓刑,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实行数罪并罚。根据本案的犯罪性质、情节、危害后果,本案的犯罪事实是未能依法并案处理的犯罪事实,数罪并罚对被告人张B宣告缓刑对其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对被告人张B可以适用缓刑。

案例注解:

对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即使在缓刑判决未生效阶段发现漏罪,亦应当参照适用刑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理由如下:

第一,从刑法对后发现的罪处理原则看,刑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的,应当实行数罪并罚,也就是说判决宣告前发现被告人有其他罪行的,应当数罪并罚,刑法第七十条、七十一条、第七十七条则分别规定在判决宣告后,“刑法执行完毕前”、“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或者发现漏罪,亦应当并罚,因此,将在判决未生效阶段发现的漏罪与前罪并罚,并未违背立法原意。

第二,对漏罪是否实行并罚,应当考虑漏罪未被及时发现的原因、发现经过等因素。本案中,从被告人张B的漏罪发现经过来看,公安机关于2017年6月即已发现同案犯张A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罪行,张A到案后亦如实供述了其曾向被告人张B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但公安机关在张B等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宣判后才通知张B接受询问,可见,导致张B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罪行未能被及时发现的原因,不仅仅在于被告人张B在前罪归案后未能如实供述其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罪行,也在于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未能及时调查取证,使两罪并案处理。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包括被告人张B在内的很多人并不认为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是犯罪行为,因而张B未能在前罪办理过程中及时主动供述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亦属常情,不宜对其过分苛求。因此,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应当允许被告人张B享受“数罪并罚”的制度福利。

第三,刑法第七十条、第七十七条仅对漏罪发现时间作出限定,并未对作出判决时前罪是否已经刑罚执行完毕或者缓刑考验期满作要求,所以即使漏罪审理时前罪缓刑考验期限已满,亦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最后,对该类漏罪的并罚应当适用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刑法第七十条与第七十七条是一般法条和特别法条的关系,在前罪为缓刑判决的情况下,实行数罪并罚应当适用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先撤销前罪缓刑,再根据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本案中,被告人张B的漏罪发现于缓刑判决未生效阶段,作为特别条款的第七十七条并未明确规定该阶段内发现的漏罪应当如何处理。张B因前罪被宣告缓刑,在该缓刑判决未生效的情况下,其缓刑考验、原判刑罚均未进入执行阶段,“刑罚执行完毕”更无从谈起,因此,本案同样不属于第七十条规定的“刑罚执行完毕以前”。既然作为一般法条的第七十条和作为特别法条的第七十七条对于在缓刑判决尚未生效阶段发现漏罪如何处理均未有明确规定,考虑到需要先撤销前罪判决中宣告缓刑的部分,再实行数罪并罚,本案参照适用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更为恰当。


如皋法院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如皋市人民法院

Copyright (C) www.rg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