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家庭成员关系对其他家庭成员的救助行为性质认定

【基本案情】

被告吴某曾系原告儿媳,2014年11月7日,被告吴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先后在苏北人民医院、南通附院、如皋场北医院住院治疗,其伤情分别构成7、9、10级伤残,用去医疗费363765.70元。被告吴某治愈后,与第三人金L协议离婚,婚生子随被告吴某生活,金L每月负担生活费1000元,教育费、医疗费各半负担,并贴补被告吴某生活补贴14万元。吴某因交通事故先后进行了三次诉讼,合计应得赔偿总额为761726.31元,已获得赔偿630044.44元,其中20万元被第三人金L领取。第三人金L应当给付被告吴某赔偿款131681.91元,因拒不自觉履行,于2017年12月25日被扬州G人民法院司法拘留十五天。原告认为,其帮助吴某垫付了医疗费369751.45元,现请求返还并支付相应的利息。被告辩称,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医疗费由原告金某前夫金L和原告金某经办,不否认原告金某可能支付过医疗费,但不能确认具体的数额,原告金某也不能证明其主张支付的具体数额,原告金某的支付行为不能成为原告金某主张的垫付款性质。

案件焦点

被告是否应当返还垫付的医疗费?

【法院裁判要旨】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吴某与第三人金L原系夫妻关系,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第三人金L驾驶机动车与他人发生交通事故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致被告吴某受伤。事故发生前,被告吴某与第三人金L及原告夫妇共同居住生活,系家庭共同成员。被告吴某受伤后,其住院期间医疗费支出363765.70元,包括被告吴某其余可能需要的治疗支出费用,第三人金L及原被告吴某父母均有支付。首先,因被告吴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均是现金支付,原告金某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吴某受伤后的医疗费由原告金某支付。其次,退一步说,即使如被告吴某所述,不排除原告金某可能缴纳过部分医疗费,但事故发生前被告吴某在家带小孩,其他家庭成员在外从事经营活,原被告及第三人共同居住生活,相互之间存在家庭成员关系。因此,无论是从家庭成员之间享有相互扶助的道德义务要求,还是从家庭成员收入共有的法律性质分析,也不能认定原告金某所支付的款项即是原告金某个人财产的结论。第三、被告吴某受伤后对方预先赔偿的医疗费20万元,已经被第三人金L领取。综上,原告金某要求被告吴某返还垫付医疗费184875.73元,其主张证据不足。据此,如皋市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金某要求被告吴某返还垫付医疗费184875.73元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本案原告作为公公基于追偿权及不当得利的理由,主张要求自己的儿媳妇被告返还交通事故受伤后治疗期间支付给医院的医疗费用。被告已取得了部分交通事故赔偿款。是否返还,情理法理之间存在矛盾。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不仅仅是原告是否为被告垫付过住院治疗期间的医疗费,还包括如果原告支付了医疗费,是否有权主张返还,直接认定为原告的个人财产。

1、本案原告是否可以适用追偿权主张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规定债权是因合同、侵权行为、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以及法律的其他规定,权利人请求特定义务人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这里的“法律的其他规定”,散见单行的法律条文及有关司法解释之中,包括原告主张的追偿权。本案原被告之间是否形成债权债务,原告有无追偿权,应当基于法律的明确规定。原告支付的医疗费即使事实存在,也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依据,本案原告支付医疗费后可以享有追偿权利的情形。因此,原告基于追偿权主张权利理由不能成立。

2、本案被告是否构成不当得利之债

不当得利是指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返还不当利益。本案中,原告金某主张原被告之间产生不当得利之债,依法应由原告对“他人获得利益没有法律根据”的事实承担相应的举证证明责任。具体而言,应由原告金某对于成立不当得利请求权的四个构成要件,即被告吴某取得不当利益、造成原告金某损失、原告金某损失与被告吴某获利具有因果关系、以及被告吴某取得利益无合法根据四个方面,负有举证责任。原告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被告住院治疗期间,原告支付过被告的医疗费或者说具体医疗费的数额,也不能证明因交通事故被告获行额外利益。第三人金L即被告前夫,不仅自己应当承担的事故赔偿款十三万余元未能支付,且现有证据证明其已获得被告的二十万元赔偿款。原告及第三人主张该二十万元已被用于偿还夫妻共同债务的事实理由也不能成立。原告主张被告偿还不当得利之债亦不能成立。

3、基于家庭成员关系,家庭成员之间互相救助的行为,是否可以主张返还?

“救危扶困”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美德。事故发生前被告吴某在家带小孩,其他家庭成员在外从事经营活,原被告及第三人共同居住生活,相互之间存在共同家庭成员关系。在被告发生事故之后,其当时的丈夫第三人金L不仅仅是事故责任人,应当承担救治责任,也有必须履行的夫妻互相扶助的法定义务。原告作为家庭成员之一,如果积极参与救治被告,包括经济上的支持,也是履行家庭成员之间相互扶助的道德义务,是中华民族的优良美德。其行为本身值得褒扬赞赏。但在无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共同居住生活的家庭成员的收入支出,均应视为家庭成员共同收入和共同支出。对无收入家庭成员的救助,在无明确约定的情况下,也不应该从法律上直接确认支出行为人支付的医疗费用,是支付行为人的个人财产,允许支付行为人主张无收入家庭成员予以返还。


如皋法院网 版权所有(C) 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主办:如皋市人民法院

Copyright (C) www.rgf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